国家图书馆开始收藏追梦故事

  刘家和,1928年出生,历史学家,学生时代的梦想是能有一部中国人自己编写的世界史。经过60多年的努力,中国在世界历史中的地位已越来越清晰。

  王永民,1943年出生,他发明的“王码五笔字型”输入法,让汉字进入了信息化时代。

  方喆,1987年出生,微电影团队“鼓楼人艺”创始人,作为一个北京孩子,他的梦想是用镜头传承老北京文化。

  刘月,1996年出生,还是一名在读硕士研究生,她带着一群患有视障的孩子组建了一支乐队,他们的梦想是用心唱每一首歌。

  还记得你的第一个梦想吗?从6月2日到7月20日,国家图书馆主办的“我们都是追梦人——当代追梦故事征集计划”收集到近3000个追梦故事,上至百岁老人,下至几岁孩童,来自全国23个省(区、市)的追梦人讲述了他们多彩的追梦历程。

  口述历史工作者齐红深,生长在自古多慷慨悲歌之士的燕赵故地。“七七事变”后,父亲被日本人抓去当劳工,舅舅参加打游击。母亲抱着刚出生的齐红深东躲西藏,怕孩子的哭声给乡亲们引来杀身之祸,用衣服紧紧捂住他的嘴,齐红深差一点儿被闷死。

  1970年,齐红深毕业于南开大学中文系,1984年被抽调编写辽宁地方教育志。在查阅资料时,他看到了很多美化日本侵略的档案,而当时中国并没有留下日本殖民教育的史料,由此失去了话语权,“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感到耻辱”。

  从此,齐红深便开始寻访日本侵华亲历者,自费搜集整理口述历史。35年来,他与志同道合者搜集到了近3000人的口述历史和数千件教科书等实物资料。这些年,齐红深一直致力于日本侵华殖民奴化教育的研究,整理出1284名老人、790多万字的口述历史资料。他把全部资料捐献给了国家。

  90后的郝婧是天津博物馆的一线员工,在念硕士研究生时,她就参与了由中国古籍保护协会发起的“中华古籍普查文化志愿服务行动”。从岭南的东莞图书馆到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从上海的明复图书馆、文庙,再到中国科学院自然史所资料室,一个个酷暑难耐的日子,她与小伙伴们完成了上万册未编古籍的著录整理。

  “古籍普查,是我生命中重要的一站。没有中华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我相信,我对古籍梦的追求,就是我对中国梦的最好诠释。”郝婧说。

  还有的梦想似乎是“平凡的”:李春玲是一个农民,战胜病魔、好好活下去是她的梦想;高考落榜的李一敏,梦想是考上大学;从小喜欢音乐的李烁,希望能把二胡好好演奏下去;喜欢念书的肖昊辰,考上了博士研究生,希望能在求学道路上一直往前……

  7月21日下午,“我们都是追梦人——当代追梦故事征集计划”纪念册成册典礼在国家图书馆举行,环卫工人蔡凤辉被请到了活动现场。

  小时候家里条件很不好,为了减轻家庭负担,蔡凤辉接过了家里的农活儿,还跟着村里的大人去窑厂压砖,每天身上疼得“咬牙切齿”。后来,她跟着亲戚到北京打工,没想到竟与结下了20年的缘分。

  “那时候只听别人唱过‘我爱北京’,可真没想过自己也能去。”在保洁员的岗位上,蔡凤辉铆足了劲儿干活儿,别人干7天才能达到的标准她两天就达到了,从小班长升到队长,又升到主管,还获得了“先进工作者”的荣誉称号。后来,她成了一名清洁工,守着“祖国的脸面”;再后来,她成了全国劳动模范,还踏入了大学校园。

  蔡凤辉说:“一切都像在做一场梦,现在的我,想要告诉曾经的自己:不要放弃,再坚持一下,你会渡过那些难关的!”

  我们一生中所积累的记忆,如果没有及时记录下来,就会随着个体生命的结束而消失。与历史长河相比,每个人的一生也许只是短短一瞬,每个人的记忆片段也许无关大局,但恰恰是这些个体记忆汇聚起来的集体记忆,构成了一个时代的缩影、一个国家的历史、一个民族的精神。

  一个2013年出生的小男孩韩乐唯也有梦想——当公交车司机,因为觉得公交车司机很厉害,“能开那么大一辆车,带着那么多的乘客,去那么多的地方”“而且爸爸告诉我,坐公交车和自己开车相比,尾气污染大大减少,对空气有好处”。

  至于长大后要当哪路公交车的司机,韩乐唯还没想好,他想去澳大利亚看考拉,还想去印度尼西亚看火山,“爸爸说这些开公交车到不了,那也没关系,等我当上了公交车司机,就能去更远的地方了”。今天晚上开什么码

  你有什么梦想?还没来得及参加的也不用着急,今后,中国记忆项目将选择更多主题,通过更多渠道,更广泛地收集公众记忆。图书馆是人类记忆的保存之所,更是记忆中所蕴含的文化和文明的传承之所。重大事件、重要人物、文化遗产的故事在这里汇集,而每个普通人的追梦故事,也将会被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