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恶化的原因分析

  读中学时,我去过湖南省常宁县与桂阳县交界处大深山里的锡矿上打暑假工。锡矿的含量很低,矿工沿着锡矿的矿脉挖洞进去,用不到十万分之一、百万分之一的比例选炼锡砂。砍伐森林,冲毁农田,当地的村民得不到一丝一毫的赔偿。因为挖矿是一个金钱与暴力的游戏,大深山里散居的十来二十户人家,对矿主们来说太弱小了。蜂拥而来的采矿者,让大山为之颤抖。矿工到后,森林全毁,农田尽灭,大量泥沙污水遍地流。多年后,政府部门才派出军队禁止采矿。

  我们村后面的群山里有不少的锰矿。村民挖锰矿根本不经过山林承包者的同意,都是谁找到矿,这个矿就是你的了。山林承包者如果拳头硬,能够合伙,否则只有干瞪眼的份。他们的理由:山是国家和集体的,承包者只是临时拥有。在他们眼里,既然是国家的,是集体的,那他们都有份,谁都可以开采,拼的就是拳头。

  小时候,家门前的舂陵河里有不少的鱼。八九十年代,村民就用柴油发电机电鱼。刚开始时,一条船一个晚上可以电到上千的鱼。电鱼船一过,鱼虾皆灭。大肆开矿,污水遍地流。让一条养育祖辈几千年的母亲河变成一条没有鱼虾的死河。

  中国能存活几千年,那是无数人在守护着这方土地。古代,每一座山,每一寸地都是有主的。你到别人的山里砍树,那山主一定会跟你拼命。你想不花一分钱去美国的山里采矿,那是绝无可能。就算山主拳头没有你硬,但背后站着拳头更强硬的美国政府。但在中国不花一分钱采矿却正常不过了,因为所有的一切都是国家的。一个抽象的国家,似拥有又非拥有一切,一个庞大的政府管着一切,管家婆彩图大全又管不好一切,遭殃的是我们生存的环境,那些采矿人掠夺完暴富后就移民到他处了。

  新中国几十年的历史,对环境的破坏远远超过古中国几千年对环境的破坏。古中国能屹立世界几千年,中国的山山水水能养育古中国人几千年,是因为每一个山头有人看护,每一寸土地有人呵护,每一分田有人精耕细作。山是中国的山,土是中国的土,人也是中国的人。但改了制的山、土,因为是国家的,是政府的,是集体的,每一个承包的人,唯一想的就多从这一方土地上掠夺财物。今天,山是中国的山,土是中国的土,人也是中国的人,但只见山河破碎,满目苍凉。

  当今世界,文明古国多亦不见。中国会不会灭亡,我不想去想,但我深信,灭亡中国的一定是我们自己。世界想让我们灭亡,必先让我们疯狂,我们这么疯狂地破坏我们生存的环境,环境一定会惩罚我们。日美是一个森林国家,是因为那些山林所者是森林的卫士。难得看到朝鲜几张相片,但每一张相片的背后都是光秃秃的山,是因为那些山姓金,金家王朝把持一切,也埋葬一切。

  对环境大肆破坏,又不能改变,我们就是一群千古罪人。长此以往,中国必将走向灭亡,那是环境对我们的惩罚。

  很想天空蓝一点,河流干净一点,森林多一点,长江没洪水,黄河不断流,没有沙尘暴,没有雾霾,没有干旱。保护环境你的责任,我的使命。

  screen.width*0.7) this.width=screen.width*0.7; onmouseover=if(this.width>

  screen.width*0.7) this.width=screen.width*0.7; onmouseover=if(this.widthscreen.width*0.7) this.width=screen.width*0.7; onmousewheel=return imgzoom(this); alt=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

  screen.width*0.7) this.width=screen.width*0.7; onmousewheel=return imgzoom(this); alt=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

  screen.width*0.7) this.width=screen.width*0.7; onmouseover=if(this.width>

  screen.width*0.7) this.width=screen.width*0.7; onmouseover=if(this.widthscreen.width*0.7) this.width=screen.width*0.7; onmousewheel=return imgzoom(this); alt=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

  screen.width*0.7) this.width=screen.width*0.7; onmousewheel=return imgzoom(this); alt=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

  家人搬到市区后,在外打工的我,很少回家乡,更怕回家乡。家乡的一草一木活在昨天的记忆里、亲人的言语里。每一次梦回家乡,昨天、今天、明天杂乱交错,如泣如诉。每一次梦醒,久久难以平静。很想逃避,但却深深刻在脑海里。清明节,再一次回到阔别多年的家乡。

  我的家乡在湘江支流的舂陵河边,原本是一个山清水秀,风景秀丽的小山村。一条小河从家门前缓缓而过,村民可以直接从河里打水饮用。听父亲说,在他小的时候,村前屋后到处都是参天大树,一个人不敢独自上山砍柴,因为山里有狼。河对岸的大深山里还有老虎。山里的泉水一年四季不断,山谷里开垦着一块块梯田。家门前的稻田,用古式水车自动从河里车水灌溉。村民衣食无忧,远离都市的喧嚣,这里更象一个世外桃园。十里八村的乡亲,都喜欢把女儿嫁到我们村。

  解放后,“大炼钢铁”时,把山里的树林砍伐一尽。后来,满山遍野种上油茶树。刚承包到户时,每家每户都能收摘二三百斤茶油。由于乡亲的掠夺式经营,没有几年,山里长满野草。冬天,放牛娃、村民有意或无意地放火烧山。现在,一斤茶油可以卖到七八十元,却是有价无市,以前每餐必吃的茶油成了一种珍稀品。

  十年前,山里就看不到什么树木,麻雀声都难闻。河对岸的大深山里,由于只伐不种,加之大量开采矿产,也只能偶尔看见一两只野兔。现在更是惨不忍睹,举目望去就是一个巨大的矿区,成片成片的山头被削平,那么几个没有开挖的山头,也被村民放火烧得光秃秃的。

  儿时的记忆里,村民挖锰矿都是沿着锰矿的走向,挖个洞什么的沿矿脉人工开采,以百分之一到千分之一的比例挑选矿石。现在都是用推土机、挖土机把整座山头挖出来,用高扬程抽水泵,从小河里抽水冲洗。大量泥沙被河水冲走,流入母亲河,流向湘江,汇入长江、洞庭湖。以十万分之一到百万分之一的比例选取的矿石,再送到工厂以百分之一到千分之一的比例提取各种工业原料锰和其他金属。

  从市区到家乡,近40公里的路程,沿途看不到一片森林,看不到一棵超二个成年人合抱的大树。几百平方公里的山地,看不到什么树木,更多的是黄土与野草争艳。村民为了得到建筑材料河沙,把河岸边的沙土用挖土机挖出来用河水冲洗,加之冲洗锰矿,舂陵河变成一条名副其实的小黄河。

  山谷里的田地,因为大肆开采锰矿全都报废,村前面河边的田地,因为从河里抽水成本太高,加之村民多在外打工,除了有水库灌溉的外,也多退耕还草。人口的增多,把所有荒芜的田地全部加起来,每个人平均不足四分田,三分土,二亩山。在外打工与毫无节制地开采矿产,成了绝大多数村民唯二的生计。

  村里人口越来越多,由解放前的一百多人增加到七百多人,虽然早就实行计划生育,但村民想尽一切办法逃避。从前是躲、逃;现在是先斩后奏,不生儿子不结婚。有钱的多生儿女显得自己有能力;没钱的多生儿女,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代身上。现在的父老乡亲,为自己的儿子找一个媳妇成了家里的头等大事。

  很想天空蓝一点,河流干净一点,森林多一点,长江没洪水,黄河不断流,没有沙尘暴,没有雾霾,没有干旱。保护环境你的责任,我的使命。